11/23/2016

原來什麼都不是,也沒什麼了不起: 小心維護的夢

原來什麼都不是,也沒什麼了不起: 小心維護的夢

6/07/2016

墜落的靈魂與樊谷的耳朵

因為人們終究只接受了他的愛
聆聽者的姿態是他唯一的存在

那最後最珍貴的耳朵成不了贈與
連奉納都將被嫌棄著

6/01/2016

於是溺水者成了救生員卻成了溺水者般的彼此連繫著

像是相關者的守護神們快速地串聯著,將多年難以看穿的迷霧,先顧左右而言他,再以縮圖般的姿態展現眼前,而訊息們屢屢不以單一的事件表現,是複數或是續集般的,絮絮不休的應答著“是,我是巧合,但你確定我只是巧合?”

4/06/2016

小心維護的夢

我是你影子裡的悲傷和一碰就碎的太陽  


 那個混濁得不像話的自己卻要如何期待一個勇敢不計代價的豢養?


而她的遲來沒了影子也沒了太陽和非要不可的理由
只能將陰天的她貼進天晴時的影子裡



但其實這是合成的。 我曾這樣抱怨著,對我小心維護的夢。
(而或許該找回那張用手遮著影子的照片,如果堅持那些詞遠比好不好看更加重要的話)

6/14/2011

草莓救星〝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當聽到The end of the world這首歌不能收進“羽毛河”這張專輯時,一度非常的沮喪,當然在預期中,世界末日的議題在2011這一年必然要一再的被提及,但真正的原因是,難以忘記的是,
2006年河岸留言,在啟泰阿尼和湯姆當完兵之後,那場草莓救星的復出演唱會裡,當他們站在小舞台上面對滿滿的觀眾,不間斷的從猛烈的”轟暴你的耳朵“,詩意迷幻的夢幻安東尼,唱到爵士曲風的”魔鬼之家“---也就是之後改編收入NYLAS專輯的”史蒂芬尼的糖果屋“,卻在尖叫聲中,轉入”the end of the world“,帶著魔法般的安靜了在場所有的人,而我,全然的呆住了,那時我才正巧看完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不久。書中Skeeter Davis的THE END OF THE WORLD,歌詞貫穿了每一個章節。
一直到發片前,腊筆在台上唱著the end of the world時總是抱著吉他不彈


然而”羽毛河“專輯中出現的卻是另外一首歌
"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帶著戲謔的趣味的歌名。
那是整張專輯裡最後完成的一首歌,最後寫完最後錄完,
他僅僅保留了"I can't understand"這句歌詞和弦律,表面上是這樣,
但若是拿開裡頭的人聲,你也可以輕易的套上the end of the world的詞曲,所以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也是另一種說法。

那已經是專輯錄音的尾聲了,當腊筆在草莓救星版本的the end of the word的編曲中填入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的新的詞曲時,而我或許是第一個聽到的我猜,即便是清唱都讓我感動不已,也或許是因為背後的故事,聽說Arny光聽到故事看到歌詞就要哭了。
雖然腊筆每次都輕描淡寫的講過,但其實小姪女的心臟手術是初生時動的,那時大人們的著急可想而知,然而小小的身體在忍受了一年多的病痛後終究離開了大家。
這樣的故事其實很多,也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某些人身上,或者有些人幸運些有些人不是,於是查爾斯就提出了這樣的企劃,希望可以用很多人溫暖的回憶和照片來溫暖更多人,然後有了這隻mv。
像是很多人在為很多人祈禱一樣。不管是"the end of the world"還是"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不管即將到來的是世界末日或不是世界末日,我們終究希望"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像是很多人在為很多人祈禱一樣。

標籤:

5/28/2011

不管我們多有才華,多麼聰明或年輕貌美,這世界原本只想給我們更多........

5/10/2011

我那些遺落的記憶 是怎麼個巧妙的安排

他是歐力槐一個可愛的法國藝術家,


我們是在板橋的地下道拍的是嗎?....."J".....而外頭正下著雨的是嗎?
哎哎,我那些奇妙的遺落的記憶


像是這遺失某些片段的奇怪文字
“try {parent.deselectBloggerImageGracefully();} catch(e) {}" href="http://1.bp.blogspot.com/-OjipQ4Sz04A/TchaYOS2YxI/AAAAAAABjak/mh-XY_k0CI8/s1600/>
他原本是紀錄著一張照片的連結呢!然後你拼命看也看不懂,在腦海裡鑽來鑽去也記不起來!

而原先,
我不過就想找一張“南村落”的存檔照片罷了,偏怎麼也想不起來,
我去那兒幹嘛?又拍了些什麼?

之後我找到了歐力槐
和其他一些
怎麼都記不清晰的回憶..................

於是嘴角揚了起來,想嘲笑自己和自己的過去

ㄟㄟ 那是怎麼個巧妙的安排壓

11/17/2010

我討厭的回憶

8/29/2010

那一瞬間忽然明白的是,原來所有的過程都是在尋找,沒有實踐過也邁不出大步伐,既然如此,一切又有什麼好埋怨的。

6/11/2010

我整個的驚慌,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



這張照片的metadata說它是2007/5/7被拍的, 那不是三年前的事了嗎?這三年裡我怎麼好像什麼都沒作,那三年前的三年前又發生過什麼事,我是整個睡著了嗎?

6/05/2010

MyEars'MyEyes'RECORDer



是因我所愛,而投射出生命中所有的矛盾 掙扎

But All shadows come from the sky

5/03/2010

A Dialogue Between Me & My Ghost



欣慰的是幸好有些歌就某些人寫得出來

A Dialogue Between Me & My Ghost

by 何欣穗(ciacia)

ME:
if you would sing me a song a simple one would cheer me up
then I would take this walk but you decide which way to go in my life ,
there were doubts different kinds that made me frown in my dreams ,
you were found I must be haunted

ME:
if you would write me a poem just simple lines would make things work
then I would find you a home where mountains high and water flows all my life ,
I fooled around though I've tried to settle down in my dreams ,
you pronounced(明言) that I've been haunted by now ...

ME: if you would help me grow (MY GHOST: I will help you grow)
some pretty flowers and st.jhon's worts (My GHOST: st.john's worts)
then I would take it slow (MY GHOST: you must take it slow)
to stay alive a few years more (MY GHOST: please stay alive)
all my life I've been drowned by (MY GHOST: you've been drowned)
all these wines and all the crowd (MY GHOST: by the crowed)
in my dreams , you made me proud (MY GHOST: I made you proud)
but still we're haunted,
so haunted right now ... (MY GHOST: so haunted right now ...)

(標題是試聽的連結,第五首)

3/24/2010

風和日麗猜猜看


猜得到他們是誰嗎??給個提示?? 很笨,很安靜(私下很吵),很好聽..........

不如2009/3/27到 台中 圓滿戶外劇場,來一趟吧

一定不會後悔的你

11/25/2009

從2009年11月25日19:53起


ㄙㄨㄟ然放上這張照片有點不搭,但在這照片寄出之後,我沒有欠人家照片了(是嗎?)。
然後會一直持續到2009年11月26日14:30止(我就又開始欠人家照片了)
所以要趕快po出來。
雖然沒欠人家照片但其實我很欠錢說,感覺我的工作是很ㄙㄨㄟ的人做的工作。

7/30/2009

家裡一直有風吹著,itune選歌選得很好,我也不用去想開心農場,工作,攝影甚至我是不是在偷懶的事。

好個美好的夜晚。

7/03/2009

“NO BUDGET"黃小楨

時隔這麼多年,真的很難確定是不是還有很多人知道或是不知道黃小楨。

不如去問問那些我們僅僅知道的某些才華洋溢(或是俊俏美豔也可)的音樂人。

然後你會訝異的,在他們崇敬的眼神中攫獲一絲絲我們僅剩的,
獨立創作的尊嚴。


在CIA CIA之後,感謝老天爺跟風和日麗,讓我們再次聽到黃小楨的“NO BUDGET"。

12/18/2008

i was 25 then 35 to be 45 and then 55 maybe 65 maybe 85 even 95 or 99,and DIE

讓我沈浸不已的



但或許在創世紀之後,只有亞當和夏娃,在死亡的名詞發明前

,才能快樂的向前走

11/10/2008

queen & jester

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

人們用來代替婚紗的,是蚊帳,這最實惠的嫁妝。
至於擇偶的條件,王子不如國王,國王不如弄臣。



能夠取悅自己,是亙古靡新的準則。

Erica & Arny

華岡新國樂





靡靡芮刻聯合製作(我是說平面的部份)

11/09/2008

歡迎來去蔡李陸買咖啡(豆)

標題是官網的連結,因為是蔡明亮,李康生,陸弈靜合開的所以叫蔡李陸。

照片裡的李康生呆呆的。

11/04/2008

20081103 你要紀念什麼


民國九十七年十一月三日,這島上的人,誰都不要忘了這一天。

7/16/2008


只是為了走出被囚困的心房,有些人不小心攀上了西藏的頂端。

6/29/2008

我看到一個問號


5/22/2008

難產的唱片



最近很流行腳踏車,從前腳踏車很有用


從前的腳踏車

5/21/2008

要當一張有用的照片

5/20/2008

不可能出現在鄭成功海報上的鄭成功



關於鄭成功,其實還有挺多爭議的。
關於馬英九.......................................

給華岡國樂團的兩個主題




12/20/2007

關於放大鏡的用法


的錯誤示範






在決定了畫面的構成之後,試著讓郝譽翔自己決定按下快門的時間和照片中的自己

5/02/2007

下一個情緒,
是個無的放矢,
卻又誤傷行人,
的壞習慣。

4/30/2007






4/29/2007

4/27/2007

花的姿態

lyrics:吳佳穎
我的花讓我開 我的花讓我自己開
你適合你的 我適合我的 垂敗
我的花你別戴 我的花讓我自己戴
你擁有你的 我擁有我的 姿態
這個世界像蕾絲般柔軟 
在我送上我的空洞 到你華麗的大手之前
黑色眼睛的天使 say goodbye
你一直在玩 你一直在跟你自己玩
你跑去跟別人玩 你跑去 跟另一個人玩
而我回來的太快 我怎麼回來的那麼快
我怎麼可以 我怎麼可以回來的那麼快

這個世界像蕾絲般柔軟 在我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甜蜜的愛情之前
早上醒來就要去上班 我的花讓我戴 我的花 讓我自己戴
你擁有你的 我擁有我的 盛開 我擁有我的 姿態

4/22/2007


據蒼鑫說,他的創作裡,不管是俯臥舔地還是身分互換都是來自韃靼族的原始宗教。
可惜那時候沒足夠的時間,將他厚厚的創作論文看完。
只知道那是一種多神,尊重萬物的靈魂的宗教。

而韃靼族,實際上包含了蒙古人,滿人(就是之前的金人,難怪蒼鑫的名字有這麼多的金).............還有偏北方的韓國人(這是去韓國拍照時聽韓國人說的,而較南邊的韓國人則是漢人),也就是古時候說要驅逐的韃虜,卻在後來建立了元朝和清朝,又在更後來
被宣稱遭到同化的那些人。

而據我弟弟和他的氣功按摩師的說法,我們很可能也是韃靼族,是為了逃避追殺才將姓氏從完顏改成顏的。

4/21/2007

Philip's glass


glass of Philip
philip of glass

裝進



4/18/2007

cucurrucu之死


不知道是因為路過的伯伯的噴嚏聲,還是gary丟的那一包沒被接住的飼料,或那台車子
牠死了。
當我看向那柔軟的身軀,散落的羽毛,彷彿將牠罩在迷濛的霧裡。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
畢竟最初提議要有個飛翔著鴿子的背景的人是我,於是我們用一包二十元的飼料去交換。


或許牠不這麼覺得。
而我看不清楚牠的眼神,記不得發生的經過。


而那把Ayers隨即跌落,失去了所有彌補挽回的機會。

一把昂貴的吉他和一個生命,並未交換到一張更好的照片。

怎能說得出慶幸呢?我

3/30/2007

這張圖遺失了好久


TYPE II

於是著手更改了兩年前的設計

一樣是上下顛倒都可用,應該會有更大的適應性。

2/06/2007

難以擁抱璀燦時光


也許我們正站在這裡,如果我們是旁觀者,一如當時的我們,熱切而迷惘的看著的他們,某些他們。

遠離的窗外景物,遠方傳來的聲音,遙想的世界,緬懷的黃金歲月(我未曾經歷的),可以想像可以憧憬,
地球的那一端夜裡推開窗的某人,廣播或留聲機...............

咖啡廳的下午,夜裡的pub,歡笑聲和舞動的肢體,華麗的邀請著我們加入的他們的世界,卻是逝去的,
孤單的獨自的幻覺,無法在置身其中享有,在人群中享有的,那充滿想像的璀燦時光,
一如狂歡時的我們不經意瞟向的角落,點著煙的孤獨身影,

woodstockbobdylanthebeetlessimon&garfenkoscorpionhtedoorsjimihendrixcatpoweryazoofrenteesuzannvegadamienricestinanordenstamyolatenga

或許我應該相信舒國治說的,我們正活在最美好的時空,

或許那(\)天世界末日了
或許還來得及學會自得其樂
學會在陋巷裡流浪,
在樹陰下找回遺落的歲月


就是難以擁抱璀燦時光

2/04/2007

一邊聽著現場錄音,一邊整理最近拍的東西,我想,我的生活其實很好玩不是嗎(雖然很沒錢),但著實太煩亂,
是不是可以不要有太多的擔心,或愧疚,或許,就可以好一些了?

一個下午趕了四個通告,遲到的現象,像儲存在buffer裡的時間,
當到達雲門的排練場,在八里那兒,已經累積了兩個小時了,
比較像是time lag,被太大的buffer拖住了,彩球就轉起來了,然後胡言亂語,
像我的蘋果,

路上我還邊聽著廣播,看似悠閒,渾不似趕路的人。
看似靜止的車輛和倒退的景物,
我把時間封在車門裡,像是個大大的buffer。

那是三星最近出的那台電視,叫time machine,
在收看電視時,隨時可以倒回重撥,數分鐘前的片段,
在路上聽的廣播裡聽到這個,

應該沒什麼人聽懂我在胡言亂語什麼。

大家現在都不測光了嗎?還是只有我?是懶鬼。
聽louise說有人在拍照前拉了快十張拍立得,然後我們大笑,什麼時代了啊。

什麼時代了啊,是誰不懂?

八里晚上很冷,聽說等待的時間裡,Akram Khan是蓋著電毯的,
在打開車門的瞬間,時光宣洩,成了巨大的壓力。
匆忙打好燈後,我猜測著曝光,然後按下快門,
第一張,全然的猜錯,太亮,卻成了整批照片裡我最喜歡的一張,
關於對錯這件事,真的越來越失去標準法則了。
當然當然,這是調整過的。


the last shooot at 2/2/2007,19:52:18,buffer跑完,追上中原標準時間,一切回復正常。


在按下快門後,和成為回憶的影像之前

1/05/2007

艾可菊斯

復出的艾可菊斯好像很忙的樣子,他們趕著去河岸留言,一月十一日,星期四。





在框框外的是



Suming和DUDU